炼铁网欢迎您!

炼铁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炼铁文化 >

刘云彩老师将一生献给了中国炼铁事业

时间:2019-11-14 06:34来源:中国炼铁网 作者:zgltw 点击:
今天距刘总离开我们整整一个月了,平复心情后,慢慢整理出刘总这些年来为杂志和网站以及我们个人的关心和关爱。看着一张张照片,一段段刘总与我们的对话,仿佛感觉刘总还在我
  • 今天距刘总离开我们整整一个月了,平复心情后,慢慢整理出刘总这些年来为杂志和网站以及我们个人的关心和关爱。看着一张张照片,一段段刘总与我们的对话,仿佛感觉刘总还在我们身边,没有离开。



    刘总一生高风亮节,为人坦荡,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没有刘总,杂志和网站就没有今天,刘总您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永远敬佩您。

    -----编者语


    一向身体硬朗的老人突然离世,给家人的打击很大,久久不能从悲痛中走出来。老先生一生命运多舛,凭借着自身努力以优异成绩完成了大学学业。老人家生性豁达,对生活充满热情。他总说是国家给了他一切,他一生追求进步,他一生只专注地做一件事——炼铁。

    家人眼里老人是个时刻钻在电脑和书堆的读书人,天天鼓捣着炼铁并有那么多知音挚友,包括周传典部长,殷瑞钰部长,老院士张寿荣,北科大的杨天钧校长,黄务涤教授,张建良教授等等以及众多叫不出名字的钢企同行。我们回家,有时碰到父亲在接电话,在不厌其烦地讨论着高炉情况,为对方支招,并提示:你看我的讲义第几章第几条…。   放下电话我问“爸,谁来的电话?” 老人经常回答:“不知道是谁啊?” 这就是老人的性格,待人极为热情,没有任何功利心。有几次天已经很晚了,有人来电话咨询高炉操作出现的紧急问题,一谈就是个把小时,我们埋怨他,要是给人家出错了主意,把事情搞糟了多不好。这时老人家总是说:生产出了事故在半夜打电话来,说明问题紧急事态严重,我的意见不见得总是正确,但或多或少能令当事人受到启发增强克服困难的底气。知识是国家给的,我愿意用我的经验和知识给人家一些建议,帮助钢厂尽快恢复生产为国家多生产铁水。这样的对话时常出现在小说和影视剧中,现实生活中从他老人家口里说出来,真正让我们领会到老一代知识分子的拳拳报国之心!

    老人的离世令家人万分悲痛,我们想一切从简尽快处理后事,没有通知大家。告别当日却有那么多老年人,中年人和青年人以及许多从祖国各地匆忙赶来的钢厂代表冒着深秋的寒意来送别。首钢炼铁厂一个白发老人深情地说,我一入厂就是刘总带着我一起工作,我要送他一程!大清早中国金属学会专程送来了唁电,张寿荣院士,殷瑞钰院士等顶级泰斗和过去的同事朋友们的诸多中肯评价文字,连同贵刊物的怀念报道,给了我们太多的安慰,也让我们了解了老人家人生的另外一面。老人家一生执着地耕耘在自己热爱的领域里,有着如此多的知音挚友和一些建树,受到大家的怀念,他活的精彩,这一生值了!

    -----刘总女儿及女婿:刘洁,周郁滋


    步菩萨蛮,念父

    未报来时慈父恩,促然飞度广寒宫。

    皓首夙夜勤,常忆泪湿巾。

    功名窗外事,多少未酬志。

    身后人潮动,可以慰平生。

    -----刘总儿子:刘伟



    刘总把他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中国的炼铁事业,他对炼铁技术执着和严谨负责任的态度值得我们每个从事炼铁行业的工作者学习。刘总他老人家为人坦诚、爱憎分明、高风亮节。尤其对年轻的炼铁科技工作者更是关心关怀关爱。我们很多工长炉长培训班学员是在刘总的关心关怀关爱下成长进步起来的,他们当中很多人已经走到公司和铁厂重要领导岗位。与刘总结友17年有余,自从结识刘总那一天起,我们杂志社的每一个组织、每一项科普科教科宣活动、每一期期刊、每一个人,都让老人家时时刻刻牵肠挂肚。特别是当我们遇到困难和困惑时老人家就像我们的救星一样挺身而出,竭尽所能。老人家是我们的好长辈、好老师、好领导、好朋友,他是我们杂志社大家庭的长老,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个人上到专业知识、业务水平、工作能力、进步成长,下到生活恋爱、婚姻儿女、入托上学,他都亲自指导教诲,叮嘱关心。他老人家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对他老人家尊敬、尊爱有加。真未曾想到昆明培训班一别竟成了阴阳两隔……刘总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将您未完成的事业进行下去,我们会牢记您的嘱托,铭记您的教诲,奋发努力早日实现您对我们的期望,脚踏实地干好我们手中的每一项工作,为炼铁事业守候,为炼铁人服务!刘总,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于君成



    10月14日上午9:00首钢医院,终于见到了我们敬爱的刘总。刘总的遗体安放在百花丛中,身上覆盖着中国共产党党旗,追悼大厅里回放着刘总生前最爱哼唱的那首前苏联民歌“小路”,荧屏上回放着刘总生前在各单位考察交流讲课场景,其中有几幅是今年7月22号在昆明铁、焦、烧、球培训班授课画面,一时间仿佛刘总就在我身边,可当我环视着四周的花圈挽联,顿时泪流满面……我站在刘总的遗体旁默默的说:“刘总我来看您来了,您没有走,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听阿姨说刘总临终前已经感觉头部不适并多次劝他去医院,可刘总依然坚持撰写炼铁著作,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刘总您是用生命在谱写老一辈炼铁科技工作者不朽的赞歌呀……您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不屈不挠的一生。我们一定继承您的遗志向您学习,为中国炼铁事业服务,做好炼铁科技工作者的好后勤。

    刘老先生永垂不朽!

    -----罗小芸


    严谨细致的刘总




    每次培训班讲课,刘总都是精心准备,整理图标数据,力求翔实准确,琢磨授课方式,主张通俗易懂,即使有时遇到学员基础不高的也非常耐心细致解答,从来不介意占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并且对认真好学的学员格外青睐,从心底的欢喜,因为他们都是炼铁事业的后备人才,他们是炼铁技术进步的希望,他们都是未来中国钢铁崛起的中坚力量。我能感觉到刘总由衷肩负的这种责任感使命感。像鼓励自家孩子牙牙学语一样,引导他们注意总结归纳生产中的问题、分析解决困难,再一遍遍的督促检查他们的改变和成长。这就是一代钢铁巨匠。没有个人,只有行业和国家,所有的爱都倾注在炼铁事业上。

    -----许庆芳


    重情重义的刘总



    刘总特别在乎我们这些年轻人,珍视我们之间的缘分和情谊,怕有一天会忘掉,特意嘱咐我将编辑部每一位成员(不漏掉一位)的照片整理发他便于保存记忆,我们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在刘总的心上,泪目……

    -----许庆芳



    2016年邯郸炼铁年会。会议间歇,刘总遇见同行老友,与钢铁大咖交谈寒暄,被学生们围绕问好,分身乏术,偶然瞥见我和石文倩也在会场,径直向我们走来,即使匆忙之中,也不忘问到目前杂志工作的开展情况,带着什么任务而来,有没有需要他帮助的地方。

    2018年杭州炼铁年会,刘总特意交待我们要与学会加强联系,并亲自带我在会场引荐了杨天钧校长、朱仁良厂长等,在学会专家领导面前介绍推荐宣传我们杂志并约稿,而且问到我们杂志还有什么困难,在我提出有几个重点报告需要刘总协助约稿,刘总二话不说,就带我去找发言人,每次见到刘总,总有一种家人的温暖,除了工作方面的,刘总还与我谈了很多,问了我的个人生活、工资待遇、学习情况等,给予我慈父般的关心,他肯定了我们团队工作能力出色,也了解我们工作的辛苦,刘总抽中午饭前的一点时间,与我谈论这些,期间有专家过来请刘总入席,催了足足有三次,无奈间刘总才结束了对话。“个人问题也不能耽误,要重视要正视,家庭生活也是人生重要部分”、“工作的同时也不能放弃学习”,刘总的话言犹在耳,回想起来都是满满的关爱。当时的画面如印在脑海挥之不去。  

    -----许庆芳




    我是《炼铁交流》责任编辑,由于工作原因向刘总请教的问题较多,2019年新年伊始,意外收到刘总寄来的英文原文字典,这珍贵的新年礼物。刘总对年轻后辈的关爱照拂让我倍感荣幸,这不仅仅是一本字典,是千金重的情谊,更是期待和目标,刘总的殷切期望,让我不敢懈怠。

    2019年7月,昆明,最后一次见刘总,在酒店大厅,早上五点多,我和鲜于去送刘总,刘总拉着鲜于说了很多,谈到了培训班未来发展、老师人选,最后特别说到了我的个人问题,让鲜于帮我多参谋,回想这些,真觉得对不起刘总,让他老人家操心挂念,如家长般的叮咛,也是怕我年轻不懂得把握,一个人孤单无归宿。

    一桩桩一件件,我与刘总的故事在脑海中翻江倒海,有图有物有回忆,那些感动的泪那些欢乐的笑,都是刘总给予,您是我生命中的恩师亲人,我会永远记得,在我青涩的成长岁月,有您来过,并带给我很多很多……

    -----许庆芳


    平易近人的刘总




    2019年7月,参观昆钢炼铁厂,先到的烧结厂,刘总说烧结就不去了,等下看看高炉,我说给您找个办公室坐下歇歇吧,刘总执意不肯,说不必麻烦人,在外面等等就行,7月的昆明日照可是相当厉害啊,好在刘总同意回车上去等。刘总总是先为别人设想,从不顾及自己。这般平易谦和,是一种骨子里的无私。

    -----许庆芳


    无私奉献的刘总




    刘总一直很关注杂志进展情况,对于出刊时间、文章选题、炼铁专业学习,鼓励鞭策我们成长。





    2018年西昌培训班,邀请刘总在培训班上讲课,刘总考虑到相同内容不适宜多次讲,专程发邮件给我们说明具体情况并帮助我们推荐老师。刘总对学术有自己的坚守和原则,即使不能亲自参与培训班也竭尽全力为我们筹划,设身处地为我们着想,真心实意的帮助我们不求回报。

    -----许庆芳





    刘总爱惜人才,对待年轻一代的炼铁人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帮助。他们之间的感情胜似亲人。代兵和刘代文是他的得意门生,两人对待炼铁事业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他经常跟我们提起他的这几位学生,希望我们像他们一样爱学习,一起互帮互助。刘总是多么的无私,多么的博爱,他把他的爱都给了别人,献给了他的事业。

    -----鲜于锋苹


    与翟阿姨聊天,阿姨嗔怪刘总是一个书呆子,正是这样一个书呆子,一个实在的人,总是设身处地的为别人考虑。从昆明回来以后不久他一直在想尽办法要帮助我们,给我们推荐一位高人为下次培训班讲课,正在我们期待高人现身的时候,刘总却离我们而去了,我们并不在乎这位高人是谁,只是不舍刘总的离去,非常非常的不舍。

    -----鲜于锋苹


    淡泊名利的刘总





    2018年,《追忆周传典部长》一文中,提到因刘总才有了杂志与周部长的交集,对刘总为促成杂志与周部长结识的牵线帮助表达了感谢,刘总自谦,觉得我们刻意抬高,我们仅仅是陈述了事实,而且篇幅不长,刘总觉得不妥,特意写信要求更改并就其他细节给出修改意见。刘总对于夸赞的话有意回避,从不居功,这份老派知识分子默默耕耘、淡薄名利、高尚磊落的独特气质,竭诚助力不论功劳,典型的正派、实干、低调、热忱、务实、严谨的学者风范。

    刘总就是我们的知识宝库、万能钥匙、阿拉丁神灯,每一次向刘总请教问题或者寻求帮助,刘总总是义不容辞的帮我们去协调去联络去给予指导,事无巨细,不厌其烦,不遗余力,认真对待,恪守承诺。每年一篇刘总亲笔撰写的文章,年年都没落下,即使年事已高。出席会议或者与好友交流时了解到新的技术工艺或新颖的题材论点,不用说,刘总立马就会跟别人说,整理好文章投到《炼铁交流》杂志,这份独宠,令其他同行媒体羡慕不已,也令我们感叹何其有幸,无限感激。

    -----许庆芳

    7月26日,第十一期全国炼铁、烧结、焦化、球团技术专题培训班期间,刘总与我促膝长谈,就像慈父对女儿一样,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当谈到我个人问题时,老人家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要抓紧时间尽快解决”。我向老人家详细汇报后,老人家欣慰的说:“这就好,这就好”。

    刘总是我们尊敬的长者和老师,更是我们的知心朋友,他无时无刻关心着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个人。刘总还带我们结识了很多炼铁前辈、资深专家,并劝说引导更多炼铁专家为《炼铁交流》提供帮助,将《炼铁交流》带到更多炼铁人的面前,为杂志的壮大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杂志成长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刘总的大力支持和参与;刘总是我们当之无愧的学习楷模和崇拜偶像。

    -----罗小芸


    和蔼可亲的刘总


    与刘云彩教授初次见面是在2018年珠海会议上,那是我入行后初次参加会议,其实在之前也总听到编辑部的小伙伴们提起老先生,比如发展初期大家工作很忙条件也有限,他看到编辑部的同事们在会务组房间边工作边吃盒饭,如同心疼自己孩子般的嘱咐大家注意身体,这使我印象很深刻。他对《炼铁交流》杂志也是尽心尽力,为我们引荐业内专家给《炼铁交流》提写刊名、向专家厂长们约稿等等总是倾尽全力当自己的事情去做。从同事的话语中我感受到了老先生将每位编辑部的人员都放在心里,同时也感受到了大家对老先生的尊重与喜爱。

    -----刘艳峰



    老先生是炼铁界的专家,是年轻一代炼铁人的楷模,是桃李满天下的教授,但他从不会摆架子,为人坦荡,待人亲和真诚。一同参观铁厂他总是笑意盈盈的为大家讲解遇到的难题,为他拍照时他总是将镜头谦让给年轻的炼铁工作者。与他相处也极为亲切自然,昆明培训班那次他也遇到了一个“难题”,将我叫过来说:“小刘,你来教我下怎么在这手机上新建一个联系人。”慈祥的笑容里眼神闪着真诚的光,我一个步骤一个步骤的讲解,笑谈现在的智能手机,氛围如同爷孙俩。他确实是非常深受爱戴的老前辈。

    -----刘艳峰



    2019年3月8日妇女节,刘总向编辑部的女同事们发来了节日的祝福,顿时让大家始料未及,喜出望外。刘总一位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我国的著名炼铁专家有着繁琐的写著任务,在百忙之中还惦记着《炼铁交流》杂志的工作人员,可见《炼铁交流》杂志和杂志社的工作人员在他老人家心中的份量。刘总在我们的心中是老师,是长者,更是我们的好朋友!

    -----高玉雪





    第一次跟老先生见面是珠海峰会结束后的庆功宴上,当我自我介绍完后,翟阿姨说“真好,跟我们家刘云彩是本家。”顿时一缓紧张觉得亲近起来。敬酒时当大家都让满上时,只有老先生对我们说少喝点。今年昆明培训班结束后,大家一起吃饭,炼铁人好客爽朗惯了,邀请我们一起喝酒,我们举起满满的酒杯有些发怵,老先生又发话为我们挡酒:“她们都是女孩子,不会喝酒,就别让她们喝了,情谊到了就行了。”听完这番话一股暖流涌向心头,想起出差孤身在外,本无血缘关系的老先生却像家人一样保护我们,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可是这位慈爱的老先生今后再也无法庇护我们了,他真的长久的离开我们了,我还有好多话没来得及说,我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拍一张和老先生单独的合影,有太多的遗憾和不舍如今只能化作一句:老先生一路走好。


    -----刘艳峰


    2018年5月在珠海高峰会后有幸和刘总同桌吃饭,饭桌上刘总告诫我们出门在外一定要少喝酒,瞬间觉得很暖心。2019年7月昆明培训班因个人原因无法参加,回想珠海那次吃饭却是我与刘总最后一次见面了,真的非常非常后悔连张单独合影都没有留下。

    -----高玉雪



    我加入组织较晚,是在18年年初来到编辑部工作,参加的第一次会议便是在珠海峰会。记得那时正在准备会议资料的时候收到了领导的短信,说是有两位老师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刘总,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虽说是炼铁届有名的专家,却一点架子也没有,为人和蔼可亲。我原本紧张的心情也随着亲切的问候荡然无存。

    会议开完后,我们部门与专家老师们又一起吃了一顿晚饭,饭桌上刘总语重心长的说“女孩子在外面一定要少喝酒,要懂得保护自己。”我们也都懂得这个道理,但是听到这样一个慈祥的老人家在外地这样的告诫,几个女孩都偷偷抹了一下眼泪。心里十分动容。

    -----李佳




    2012年的南京培训班。欢迎晚宴后刘总和我们合影留念。在饭桌上有件事让我难以忘怀。窦力威教授是我们授课老师。饭桌上我们和窦总闹酒,也有许多学员来敬酒,在车轮战下窦总有点不胜酒力。刘总当时就说:你们怎么能这样和窦总喝酒呢?窦总不能喝了,剩下的半杯酒我替他喝了。那年刘总80岁,已经喝了一杯白酒了,那种二两半的透明玻璃杯。炼铁人的豪爽可见一斑。饭后我们在酒店大堂登记资料。远远看到刘总走过来。我问道:刘总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啊。刘总说:没事,你忙你们的,晚上睡不着我出去遛弯。我们可敬可爱的“老朋友”晚上估计喝的有点多。后来几年吃饭的时候都没闹酒了,刘总也是再三嘱咐,出门在外少喝一点。

    我与刘总从09年韶关相识到现在已经10年有余。刘总是我的先生,是我的家长,工作薪资问题,待遇问题一直为我们争取,我们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刘总。我们只有更加努力的工作来报答您。如今您驾鹤西行,让我为先生鞠个躬吧。刘总一路走好。

    -----郑江波



    今年7月在昆明培训班上有幸与刘总共进晚餐,当我们编辑部成员一起与刘总敬酒的时候,刘总记得我们每一个人的名字,并一一念了出来,叮嘱我们少喝点酒,关心着我们的工作。记得当时我和同事说:“和刘总在一起吃饭,就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刘总就像是自己的爷爷一样,对待我们处处关心”。当时的刘总精神矍铄,没想到昆明一别竟然是最后一面。


    -----李佳


    这几天一直在回忆与刘总的相处的点滴,翻看我们与刘总的微信对话。当我重新回到杂志社以后,刘总都不太相信,确认了好几次,隔着屏幕我能感受到刘总的欣喜,我和刘总是在2009年韶关第一期高炉炉长工长培训班上认识的,这些年来,无论是在工作还是在生活上,这位长者都一直在真诚的关注关怀着我们,我们都喜欢这位老朋友,他亲切的称呼我们小朋友。杂志的进步离不开刘总的帮助,我的进步离不开刘总的指导,每当工作上遇到任何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刘总求助,他总是有求必应。

    -----鲜于锋苹






    深受学员喜爱的刘总




    刘总一生高风亮节,坦坦荡荡。近乎所有的年岁都献给了中国炼铁事业。对待学术更为严谨务实。记忆犹新的是这次昆明培训班,刘总旅途劳顿来到昆明,授课前夕仍一遍遍修改讲稿,精益求精。课后学员们求知若渴,刘总就在休息区给大家继续讲解,对待学生毫无保留。

    刘总对待炼铁事业不仅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对待编辑部的“小朋友”们也是处处关心。关心我们的收入问题,关心终生大事,真真就像是一位大家长。我来到编辑部的时间不长,大约只有两次会议见到过刘总。可是每一次的见面都能感受到刘总带给我们的温暖。

    生命的短暂如白马过隙,听闻噩耗,震惊万分。盯着屏幕确认了好几遍没有看错。如鲠在喉,实在不愿相信和蔼可亲的刘总就这样离开了我们。遗憾没能和刘总有一张合影,遗憾没能有一本刘总签名的《高炉布料规律》,有太多太多的遗憾和不舍都成为想念镌刻在脑海里。

    刘总仁义忠厚,其言蔼如,人格魅力更是沾丏后人,永世长存。    

    -----李佳



    2017年10月,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刘总,头发斑白但脸色却是很红润,一副和蔼可亲的面孔让我瞬间紧张的心情安定了下来,课间许多学员和刘总谈论探讨生产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刘总都耐心细答,认真对待。会后许多崇拜刘总的学员都纷纷拿书找刘总签名。

    -----高玉雪

    2017年在柳钢培训中心。在会议的间隙,刘总的新书发售,我们如获至宝,每个人都像追星一样去找刘总签字,并合影留恋。刘总不厌其烦的为我们签名,鼓励我们多看书,多学习。在事业上能有一番作为。并说明英文的重要性,要注重学习国外的炼铁论文。遗憾的是如今我还没能达到先生的要求。

    -----郑江波



    兢兢业业的刘总



    2019年4月25日我和小许去珠海参加全国炼铁设计年会,没有想到能碰到刘总与翟阿姨,我因家人工作调动离开过杂志社一段时间,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刘总了,那次见面特别特别的开心。他的身体很健朗,面色红润,感觉和多年前见他时没有太大的改变,好像还稍微胖了一点。一点也不像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依然还在为他热爱的炼铁事业忙碌,会议间隙,不知疲惫的给大家答疑解惑,我们真的特别敬佩刘老为了事业无私奉献的敬业精神。

    刘总很欣赏山西太钢原炼铁厂长王红斌,现在的总经理助理,他跟我们提过多次,他很亲切的称呼王总叫红斌,他说王总有满腹的才华,理论知识扎实、实践经验丰富,关键人还很仗义,他有心推荐他参加2019年炉长工长培训班讲课,专门把我们叫到一起谈论此事。刘总是任何时候都在想着帮助《炼铁交流》杂志进步,我们很感动。那次会后王总承诺一定全力支持《炼铁交流》杂志,并给杂志专门写一篇管理经验文章与大家分享。

    -----鲜于锋苹

    这是我和刘总为数不多的单人合影。因为平时我都在镜头的那一边。这张照片拍摄于2019年7月27日的昆明,刘总风尘仆仆下了飞机,不顾旅途劳累找到我的房间。指出明天演讲需要修改的地方。并指出几张图和视频,在他讲述的时候,我需要帮助播放。从08年到如今,经历会议几十个,像刘总这样认真对待一个课件,并主动和我吩咐交代的屈指可数。

    刘总对待我如同忘年交的“小朋友”。每次见面总是能叫出我的名字。并说“江波你最辛苦”。这让我十分感动。可见刘总把我是记在了心里的。我见刘总的确苍老了许多。但是声音洪亮,步伐还是很稳健。9月25日我向刘总请教问题,都没听闻有任何不妥。才分别77天,就阴阳两隔。悲伤的情绪从心里涌上来。

    -----郑江波


    清白廉洁的刘总



    刘总德高望重,高风亮节、为人师表、堪为典范,刘总对我们杂志帮助巨大,这些年来,刘总从不接受我们杂志的赠阅,总是坚持每年亲自订阅汇款,他说这是略表心意,我觉得更是对我们工作的认可与鼓励。我们只有更加努力的工作,更好的办好杂志,才对的起他老人家对我们的嘱托。

    -----鲜于锋苹


    在刘总的鼓励下,认真的学习了炼铁书籍,但是远远不够。当有学员来问的时候,我能想到的就是求助刘总。刘总很及时就回复了我,并让我多读书,不但要读还要读懂,读透。我为刘总寄资料的时候。刘总说不急,不要单独寄,和下期的杂志一起。刘总时刻为我们着想,就像一个慈祥的父亲。

    -----郑江波


    一代大师刘云彩


    能将布料的轨迹用数学公式表达,计算出来,并得到国外专家的实验验证。在那个炼铁依然被认为是经验,停留在师傅带徒弟,重实践轻理论的年代,遭来不同声音的非议甚至是轻视或不屑,有人就是白眼,在普遍不被人看好的逆境中,您却坚持埋头沉浸于枯燥无味的数学方程式中,一遍遍推导,一遍遍验算,一遍遍修正。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布料实践和理论上,您达到了后人难以企及的高度,《高炉布料规律》一书多次再版,成为炼铁人通向成功的垫脚石和敲门砖,成为后辈炼铁工作者的领路人。凡是默默付出的人,也许一时会被人遗忘,或许总是被一部分有意遗忘的人遗忘,但良心终归会回归人间。在业界您以您渊博的知识,丰富的经验,豁达的为人,耐心的讲授,淡泊的名利,招牌的微笑,在世人心中,在人们柔软的内心深处筑就了超凡脱俗的丰碑,让人们从心底深处油然产生敬佩,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弥足珍贵。这也是大家深感惋惜和悲痛的原因之一。中国炼铁在世界上能有今天的地位,与您们那一代人孜孜不倦的付出和追求,与您们那一代人不计回报不图虚名,忍辱负重,顺境中不骄狂,逆境中不失志,心系炼铁,志存高远,终于成为一代炼铁先师,炼铁大师。在静静的校园,在大学教授中,您是最棒的工程师,在轰鸣的厂区,在工程师里,您是最棒的教授。您多次不计回报的给研究生写评语,深入厂区,将看似平常的炉况和现象分析得入情入理,让人听得津津有味,从点滴中展露出大师平易近人的风范。一代布料大师,一代炼铁大师千古!


    -----原首钢炼铁厂炼铁工程师,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力拓铁矿技术经理仝峰


    卓越人物刘云彩


    人不因卓越而与众不同,是因为与众不同而卓越。因为您对炼铁有一股与众不同的热爱,因为您对您从事的行业有一种持之以恒的与众不同的坚持,因为您对人间世态有一种宠辱不惊的与众不同的达观,因为您出于对事业的热爱而去与众不同的无私地举荐新人,与众不同的培养年轻人,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地成为人们心目中的良师益友。我还记得我唯一到您家拜访时的尴尬,我知道您的为人,因此,当我从国外回来时,看望您时,觉得空手不好,只带了一小袋水果,但您严肃地说:“来看我就行了,绝不能带东西。” 我说好。下不为例,您乐呵呵地说:“好吧。”  当时您正在写关于高炉炉缸憋渣铁引发的上推力的文章,屋里堆满了专业书籍,我们聊了很多。我走时,您非要送我到电梯口,就在电梯门快要关闭时,您从身后,把那一小袋水果,放回了电梯间,那时,我有点发懵的感觉。您是我遇到过的唯一的与众不同的老人。这几天,我几乎翻看了群里的每一条对您的评论和追思,他们来自各个年龄段,有学界的泰斗张寿荣,有同您共过事的很多老专家像汤清华等,还有《炼铁交流》杂志社的同仁,他们从点滴,从不同侧面讲述了您的与众不同,这点滴的东西汇集在人们的心中,其实就是人们所理解的口碑,看着时不时有落泪的感觉。以口碑,以口口相传建立起来的丰碑,往往比真正的纪念碑更显得与众不同。正是您拥有的这些与众不同,或许有些与时代格格不入,显得有点落寞和孤寂,却是人内心想做,但没勇气和力量做的事,正是您的这些与众不同,让您成了一个大写的人,一个能配得上卓越一词的人。怀念老人,在出差的飞机上,噙满泪水,写点文字,以弥补不能送别的愧疚。


    -----原首钢炼铁厂炼铁工程师,北京科技大学研究生,力拓铁矿技术经理仝峰


    (责任编辑:zgltw)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澳洲幸运10开奖app 秒速时时彩 秒速飞艇怎么赢钱 极速3分彩 极速赛车彩票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的 极速3分彩 秒速飞艇计划App 极速3分彩 秒速飞艇怎么计算